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墙外的春天】【第144部分】【作者:一万年】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724|回复: 0

[转帖] 【墙外的春天】【第144部分】【作者:一万年】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8891

主题

9895

帖子

1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5
 楼主| 发表于 2023-9-18 06: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whitewolf 于 2023-9-18 10:24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听到这话,周璐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周璐以前对张玉佳的印象很好,自从知道张玉佳跟她丈夫搞在一块后,周璐就觉得张玉佳做人很假。平时见面的时候那么的热情真诚,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把她丈夫勾走。

  尽管如此,周璐还是不打算跟妹妹说实话。

  原因很简单,要是她妹妹知道了这事,她妹妹绝对会跟张玉佳分开,到时候她妹妹就可能会经常过来吃饭甚至住下。因为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周璐就很担心丈夫会跟她妹妹搞在一块。

  所以呢,语气让妹妹经常出现在这边,还不如让妹妹跟张玉佳一块生活。

  而且,这样子不是正好可以监督张玉佳吗?

  就像现在打的电话,要不是周玲在张玉佳身边,周璐根本就没办法确定张玉佳的位置,她甚至会觉得张玉佳早就坐在小吃店等她丈夫。

  你早点休息吧,代我向玉佳问好,拜拜。

  嗯,你也早点休息啊。

  挂了电话,总算放心的周璐就躺回了床上。

  打过电话后,周璐就一点也不困,所以她就横躺在床上玩手机。

  张玉佳住处。

  你姐姐打的电话?

  对啊,穿着睡裙并抱着抱枕的周玲道,她说很久没有打电话给我,就打电话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了。不过好奇怪,她很少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我的。对了,她还叫我向你问好。哎呀,我应该跟我姐说你怀孕的事的。她生过孩子,她应该知道在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

  见周玲拿起了手机,张玉佳忙道:这个咱们上网查一查就知道了,不用问她了。然后呢,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我怀孕的事,也包括你姐姐,我暂时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好吗?

  等玉佳姐你肚子大了,他们还是会知道的。

  那也是到时候的事,反正你现在别说就对了。

  行呀!说着,周玲就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

  见状,张玉佳这才松了口气。

  而此时,张业已经坐在了葛诗诗边上。

  第446章理智崩溃

  葛诗诗都不敢看张业,她就是一直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什么。她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则用汤勺搅拌着扁食,神情恍惚。

  至于张业呢,此刻心情很乱,他总是觉得脑海里回荡着葛诗诗给王立强吸的声音,这种明明不存在的错觉让张业时不时地皱起眉头。

  所以就算两人坐得很近,却都没有说话。

  加了点醋到碗里,张业就低着头开始吃扁食。

  片刻,葛诗诗轻声道:咱们以后还是别那样子了,你有老婆孩子,我有老公,过去的就过去了。

  我知道,面无表情地吃着扁食,张业道,只要你过得好,那就可以了。诗诗,王立强已经五十多岁了,你还不到三十,你跟他在一起有幸福吗?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被葛诗诗这么一问,张业就沉默了。

  在张业看来,所谓的幸福其实就是满足感。就算家里没钱,就算住在很破烂的地方,可只要心里满足,觉得自己过得很好,那就会感觉到幸福。要是不会满足,就算住在别墅里,那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多幸福。

  只是呢,有些话张业真的问不出口,难道他要问葛诗诗在性爱方面会不会满足吗?

  王立强五十多岁,身子看上去也不是很硬朗,所以张业就觉得王立强绝对没办法满足葛诗诗。

  之前在房间里,王立强口爆了葛诗诗后就睡觉,压根一点互动都没有。

  而且,今晚王立强喝了不少的酒,都说酒后乱性,所以他应该跟葛诗诗做才对,而不是单纯的让自己舒服。所以呢,张业推测出的结果就是葛诗诗跟王立强的性生活很不和谐。

  尽管得出了结论,张业却不敢问。

  要是能知道葛诗诗心里的想法,或许张业就该知道说什么话了。

  见葛诗诗还没有吃,张业就道:凉了就不好吃了。

  其实我不饿,将自己那碗推到张业面前,葛诗诗继续道,我就是想下来跟你说说话,我现在脑子一片混乱,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张业,我真觉得我跟他不该搬到这里的。

  结论是什么?

  不可能搬走,鼻息变得有些重的葛诗诗继续道,这边是刚买下来的,而且刚装修好,搬走的话会很麻烦。对了,张业,你觉得自己幸福吗?

  幸福是幸福,就是老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听到这话,葛诗诗微笑道:这可不像以前的你,你明明想说自己很幸福,却故意在心里留了一处空白,好让我觉得那处空白是留给我的,对不对?

  被葛诗诗猜中后,什么话也没说的张业就点了点头。

  长叹一声,葛诗诗道:估计今晚咱们两个酒都喝多了,等明早醒来就正常了。

  或许吧。

  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张业,葛诗诗道:你能不能将你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咽下扁食,张业道:我想拥有你。

  脸色微变,葛诗诗就问道:那干嘛大学的时候你不要我,毕业之后还不肯跟我回老家发展?

  那时候是想结婚的时候再要你。至于工作呢,其实那时候太年轻,有些任性,总觉得跟着你回去发展就像是上门女婿一样,会让我有莫名的自卑。

  呵呵。

  略显伤感的对话就随着葛诗诗无奈的笑声戛然而止。

  随后,葛诗诗就撑着下巴看着张业吃扁食,脸上偶尔有笑容,偶尔又会显得有些悲伤。

  待张业吃完,葛诗诗就主动去付钱,还说这一顿是她回请张业的。

  一块走进小区的时候,张业就习惯性地看了眼自家主卧室。张业不知道妻子会不会站在窗户前看,但至少房间里没有亮着灯,所以他就继续跟葛诗诗往前走。

  两人的步调几乎一样,却都没有说话。

  走到二楼时,葛诗诗突然踩空,一旁的张业就急忙抱住葛诗诗,随后两人就对望着。

  看着葛诗诗那殷红的嘴唇,张业神情就显得有些复杂。这里随时都会有人出现,甚至是跟他很熟的人,可张业完全被变得风韵成熟的葛诗诗给迷住了,尤其是跟大学时代对比之后。而且,这种搂着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当初跟葛诗诗在一起的一幕幕,他甚至还记得有次深夜带葛诗诗到学校后山玩,之后还脱下葛诗诗的裤子舔着葛诗诗下面。

  咽下口水,张业就吻住了葛诗诗嘴唇。

  葛诗诗还想推开张业,可被张业吻了片刻后,她就沦陷了,随后心情万分复杂的她就开始回应着张业,还想香舌伸进了张业嘴里搅拌着。

  一开始葛诗诗是靠在张业身上,吻得动情后,葛诗诗就转过身抱紧张业,将自己那成熟娇躯都贴在了张业身上。

  不过当张业握住葛诗诗的雪峰时,担心被人看到的葛诗诗就拿开了张业的手。

  喘息着,葛诗诗小声道:有天晚上你在我宿舍睡觉,你弄得我欲火焚身,那时候我知道我应该保持理智,可下面被你弄得非常的痒,所以我就主动要求你插进去,可你却没有。我知道你是想将最重要的第一次留到咱们结婚的那个晚上,可我却有些恨你,我甚至觉得你是个没有种的男人。不过等到我的姓欲褪去后,我又觉得你那么做是对的。因为呢,我跟王立强结婚那天晚上,他很惊讶我还是个处女。

  听到葛诗诗这话,张业不免有些伤感。

  吻了下葛诗诗嘴唇,张业道:要是可以回去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变成我的女人。

  虽然回不去了,不过我现在也可以当你的女人,舔了舔嘴唇,咽下口水的葛诗诗补充道,不过我不想伤害到你的家人还有我老公,所以咱们就做一次,就当是弥补那时候的遗憾,可以吗?

  第447章天台上

  以前跟葛诗诗恋爱的时候,张业就一直想得到葛诗诗,可那时候张业太单纯,总是担心这担心那的,结果平白让王立强那个老男人拿走了葛诗诗的第一次。经历了婚姻以及婚外情的洗礼后,张业的性观念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听到葛诗诗这话,张业怎么可能会反对?

  所以呢,吻了下葛诗诗薄唇,张业就拉着葛诗诗往上走。

  去哪?

  天台。

  简单的对话过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在经过自家那层楼时,两个人都是蹑手蹑脚的,简直就像偷情。事实上,他们就是在偷情。

  走到天台,确定天台没有人,他们两个就紧紧相拥,随后就开始舌吻,并抚摸着对方的身体,那剧烈的喘息声更是不断传进对方耳朵里。

  尽管双方都没有说话,可他们都想起了相恋说话发生的事,所以心情几乎都是有些失落又有些兴奋。失落是因为初恋很美好却没有坚持下来,兴奋是因为整整半年没有再联系,没想到竟然突然间成了对门邻居。更重要的是,他们又可以像恋爱时那样碰触着对方的身体。

  片刻,葛诗诗就主动蹲在了地上。

  看着初恋情人如此卑微,张业自然很激动。

  当然,让张业最兴奋的不是葛诗诗这姿势,而是因为相恋两年,张业还没有得到过这待遇,所以舒服得不行的他就闭上眼享受着,偶尔还会舒服得打哆嗦,或者是长长吐出一口气。

  身为结婚多年的人妻,葛诗诗口技自然很好,不过很多时候,一个女人口技的好坏其实不是太重要。就像吃蛋糕,吃多了总会腻,所以就算现在让周璐给张业吸,张业并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因为这是葛诗诗第一次给张业吸,张业就会感觉良好。

  五分钟后,舔了舔嘴角的葛诗诗道:要是你忍不住了,就直接射进我嘴里,你可以得到我老公相同的待遇。

  弯下腰摸着葛诗诗的脸,张业笑道:你可以得到我老婆的待遇,那是你老公给不了你的。站起来,然后趴在护栏上。

  你还忍得住?

  你上面的嘴巴可没办法搞定我,一把拉起葛诗诗,张业继续道,得你下面的嘴巴才行。

  尽量别射在里面,要是不小心怀孕就完了,我几乎没有跟他做,说话间,葛诗诗已经背对着张业。

  葛诗诗还想用胳膊肘子压着护栏,但又怕剧烈摇晃的时候会磨破皮,所以她就选择两手抓着护栏边缘,随后就撅起了屁股。

  葛诗诗是穿着吊带睡裙,裙摆也不是很长,所以张业直接将手伸进葛诗诗裙内,并将那条丝质内裤给扯了下来。

  进来。

  听到这两个字,张业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在葛诗诗寝室发生的事。

  那时候被舔得受不了的葛诗诗也叫张业插进去,可张业竟然像个白痴一样躺在一旁,还说什么等结婚那晚再跟葛诗诗完成成人礼。

  回想起来,张业真心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就是傻逼!

  用力吻了下葛诗诗又湿又骚的部位,站起来的张业就将葛诗诗的裙摆往上一掀。

  看着葛诗诗那白嫩嫩的屁股,张业就握着那坚硬如铁的大家伙顶住了,门口。

  上下滑动数下后,张业就猛地捅了进去。

  第448章接受不了

  对很多男人而言,他们都会认为跟良家上床会比跟小姐上床要爽得多。不是因为良家的技术有多好,是因为对良家的了解。要是知道自己插的洞原本是属于另一个男人,而现在却被自己占有了,那么就算这个良家不怎么漂亮,身材不怎么好,也会非常的兴奋,甚至会暗暗嘲笑着良家的男人。

  至于张业,他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他反而有些伤感。

  葛诗诗是他的初恋情人,他们也曾经亲密过,却没有做过爱。加上葛诗诗之前说过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王立强那个老男人,张业就更加的伤感。

  要是时光倒转,就算那天晚上会被葛诗诗宿舍的人知道,张业也会毫不犹豫地插进去!

  慢……慢点……

  会疼?

  不是疼,是因为太久没有做,有点适应不了,回头看着张业,葛诗诗笑道,还有就是你的太粗了,让我有些吃不消。张业,你老婆一定很幸福。

  应该是吧。

  听出张业是在敷衍,葛诗诗就问道:难道你们不幸福吗?

  你指的是哪方面?

  我是希望你们每一方面都幸福,要不然我没办法放下。

  不可能绝对幸福的。

  具体一点。

  我不知道你变了没有,其实我是变了,或许你还看不出来吧。我现在跟你说一些事,你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其实对于这种事,我不应该跟别人说,但我又迫切希望有个人能跟我分享。

  你说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你听说过交换吗?

  别说你换过妻。

  你觉得呢?

  葛诗诗不敢相信忠厚老实的张业会去交换,她更不相信看上去极为贤惠的周璐会去参加。当然,对于周璐,葛诗诗不了解,她就是单纯的从今晚吃饭时,周璐的言行举止进行判断的。但对于张业,葛诗诗非常了解,她认为张业是一个非常顾家的男人,根本不可能会去寻花问柳。就连跟她做,也是因为旧爱。

  可是,既然张业会说出如此阴暗的名词,那就足以说明张业换过了。

  一想到那画面,葛诗诗就有种莫名的恶心感,所以她就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强行让张业那玩意滑了出来。

  转身,看着显得很错愕的张业,放下裙摆的葛诗诗就问道:你真的去换过妻?

  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人?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去换过。

  沉默片刻,张业道:没有。

  你骗人!葛诗诗使劲拍了下张业的胸膛,叫道,我虽然跟你分开了八年!但我知道你哪一句是谎话!哪一句是真话!你绝对有去换过!

  见张业不说话,深吸一口气的葛诗诗道:当然,交换是你们夫妻俩的自由,跟我没有丝毫关系,但我就是觉得这样子实在是太恶心了。张业,当你干着别人老婆的时候,你看着别人弄你老婆,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这是跟道德相冲,更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吗?

  很多人心里都会藏着一些秘密,都会想跟玩得比较好的人说,并希望对方能好好听着,而不是去批评。

  但我没办法当这样子的人,说着,葛诗诗就蹲下身穿内裤,而且,既然你跟你老婆去交换了那么她就会好好听你说,所以听你说这种事的人绝对不是我。

  对象不是她。

  什么意思?

  我渴望交换,但我却不希望她被玷污,看着缓缓站起来的葛诗诗,张业继续道,我去换过两三次,都是带着朋友的老婆去。

  你疯了?你竟然背着你朋友做这种事?你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张业了?

  见葛诗诗气得不行,张业就忙解释道:都是我那朋友允许的。而且呢,我那朋友一直打我老婆的主意,所以甘愿让我带着他老婆去交换。

  这还算朋友?靠着护栏,葛诗诗问道,那在交换过程中,你是不是很兴奋?

  非常兴奋。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兴奋,就仿佛找到了新的性爱方式般,轻轻抱着葛诗诗,张业继续道,或许是因为传统的性爱方式尝试了太多次,所以就想去试一试普通人不敢尝试的性爱方式,就比如交换或者群交之类的。

  紧皱着眉头,葛诗诗道:我不是小孩子,但我大致能理解你说的意思。就比如每天坐着公交去上班,日复一日,你就厌倦了,你就希望换个方式去上班,但是又不能迟早。比如你今年都是坐公交,明年你买了小车去上班,你就会变得非常兴奋。要是你坐着自己买的直升机去上班,你就会更兴奋。

  是。

  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都是普通人,有些奇葩的方式注定不是我们应该尝试的。

  正因为你这种想法,等你老了你就会开始后悔。

  我不会后悔。

  就连嫁给一个不一样跟你做,整天叫你帮他吸的男人,你也不后悔?

  被张业这么一说,葛诗诗就沉默了。

  感觉到张业的手已经伸进了裙摆,葛诗诗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过当张业隔着内裤摸着她那部位时,身为正常女人的葛诗诗还是发出了呻吟。尽管如此,葛诗诗并没有反抗,她就想着张业之前说过的话,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张业性观念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明明在大学的时候,张业都不敢跟她做,可为什么现在竟然敢带着朋友的老婆去交换?

  对于这点,葛诗诗搞不清楚,但她却很想搞清楚。

  因为,张业是她的初恋情人,她希望对方过得好,甚至希望他能早点纠正这种有些畸形的性爱方式。

  就算是让朋友的老婆充当自己的老婆,可葛诗诗也隐约猜到张业在交换的过程中保证是将朋友的老婆当成了他的老婆周璐!

  见葛诗诗没有反对,还想再次占有葛诗诗的张业就将葛诗诗的内裤拉至膝盖,并狠狠地捅了进去。

  交换真的那么好玩吗?

  第449章交换谬论

  听到葛诗诗这个问题,张业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丝的邪恶,那就是带着葛诗诗去参加交换游戏。葛诗诗虽然是他的初恋女友,不过大学毕业他们就分手,而且葛诗诗的第一次也不是张业夺走的,甚至葛诗诗还经常给她丈夫吸。

  既然能给他丈夫吸,难道就不能给其它男人干吗?

  而且,张业也能感觉得出来,葛诗诗其实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冲动。

  葛诗诗说过自己好久没有做,加上她现在全身紧绷,明显就是很喜欢做。

  只是,带着初恋女友去交换,这会不会太没有道德了?

  或许,如果葛诗诗同意的话,那就不关张业的事了。

  而且呢,因为葛诗诗的张业初恋,要是看着初恋被其它男人干,那么张业会变得很兴奋,绝对比看到李娜莉被干时来得兴奋。

  想着,张业突然就变得更加亢奋,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他就狠狠蹂躏着葛诗诗。

  十多分钟后,葛诗诗就达到了巅峰。

  或许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张业坚持得比平时还久。

【未完待续】

字数:5,401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whitewolf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15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吧小说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3-12-1 01:49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